「玧其....玧其」有個聲音氣喘吁吁的叫著他

 

鄭號錫以他有生以來跑過最快的速度來找閔玧其.

「你看到消息了嗎?玧其你的音樂排上了排行榜了!!第一名耶!!」

「我剛剛看到了,美國有一場LIFE SHOW下禮拜要我們去表演,要答應嗎?」他微笑著說.

「答應!當然答應阿!我去收拾收拾行李!hobehobe要去美國啦~」

看到在他身邊的人難得有人可以這麼開心,他又不禁嘆了口氣.

 

「你知道嗎?在你身邊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!別再糾纏我了!」

 

他從椅子上站起坐到沙發躺下後,看似在睡覺,卻是不斷的在回憶.

那句話一直徘徊在他的腦裡,就算過了七年了,他還是無法忘記他十七歲那年.

多快樂,多美好,多哀傷,多心碎...

畢業後他就一直活在那句話的陰影下.

或許只是太想他,但是知道自己沒資格想他,所以他只能牢記他的話替代他的臉龐. "不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"這句話是閔玧其每天都會自言自語的一句話.

畢業後他試圖拿過手機撥給大家,卻又怕讓人帶來負擔;他試圖發幾通電子郵件給他們,但總在發送前一刻將內容卻刪掉.

換了手機,從電子郵件換成社群網站後,他更知道這輩子大概無法再跟他們有機會相遇了吧.

 

閔玧其睡著了. 眼角還不忘掛著一滴淚.

 

\

 

 

為甚麼他會坐在這,為甚麼他會出現在這太保學校,他嚮往的美好高中生活不是這樣啊! 閔玧其用嘲笑自己的眼神環顧四周.

時間回朔到一個月前,全班在填寫升學前三志願的時候.

當閔玧其拿到填寫表格時就迫不期待的在第一欄寫他最想上的高中. 那是他的夢想,是他拚死拚活完成國中三年的原因.

那間高中除了新生都會有一間自己音樂工作室外,還會在每個月舉辦一場學生音樂會. 他光想到他站在舞台上的畫面就會不禁顆顆顆地笑.

不過他似乎想的太認真,沒發現到他把高中的名字寫錯,在一條線旁多了個兄弟.

而這也是他現在會坐在這的原因.

不過這還不是最慘的,除了這間學校幾乎全校80%都是男生外,還是一群那種一看就知道沒前途的太保.

他真心的打從心底反嘔,他是個大好前途的人啊!他為甚麼會跟一群窩囊廢活在同一個空間,這不是他要的,絕對.

去抽根菸吧 至少這是閔玧其唯一剩下的紓壓方式.

雖然這間學校的人很窩囊,但是學校的公設還不到太糟糕.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後就找了一部學生專用電梯搭了進去.

上面排列著各種的數字,從地下室到15樓外加個頂樓. 沒想到這間學校滿大的阿.

地下室平常都會停著老師的車子,應該免不了會有些老師在那吧?那去頂樓吧,除了想不開的人應該不會有人在那了.

於是動了動手指按了按頂樓.

"頂樓到了 逼...斯 頂樓到了"一種七月半聽到會嚇死的女聲從電梯傳出,不過閔玧其不把它放在心上.

電梯門開啟的瞬間,一扇破爛的木門映入眼前. 他也沒想太多開了那扇木門.

沒打開還好,一打開就展開了他的惡夢序章.

 

有個男孩站在學校邊緣,卻沒打算跳下去的意思.

「欸你,站在那邊幹嘛」為了以防萬一,閔玧其覺得還是問一下好了,免得到時候他真的跳下去他豈不是要變成嫌疑犯或目擊證人甚麼的.

太麻煩了,他這人這輩子最討厭麻煩.

「我在跟同學玩躲貓貓啊,嘻嘻嘻嘻」一個很稚氣的男孩搭配著他的笑眼回應他.

「你爽就好」沒好氣的回答後就點根菸自顧自地抽起來了.

 

「你是從哪間學校來的啊?」

他抬頭看著聲音來源,是那個玩躲貓貓的男孩.

「大邱的那間XX學校」

「真假!?那間是貴族學校欸!怎麼會來這裡啊?」

「乾你屁事」閔玧其翻了個白眼給那個男孩.

他現在正值極度不爽時期,最討厭別人問他敏感問題. 不然在他衝動之下做的任何事都不需要負法律責任.

「唉唷,人家只是問問嘛,對了你的宿舍是哪間啊?」男孩不厭煩的繼續問著.

「C 棟的2XX號」

「咦咦咦咦?!真的假的啦!!!跟我一樣欸!!」

嗯?他剛剛說三小,甚麼鬼,我有沒有聽錯?

跟我一樣欸 跟我一樣欸 跟我一樣欸 這句話像是CD Player壞掉般,不斷的跳針在閔玧其的腦裡.

我的天啊天啊天啊報錯學校就已經夠他煩了,

這個不正常在頂樓玩躲貓貓的小子居然是他的室友,##%^@!要不要這麼衰啦!!

 

手上的菸掉了,閔玧其的理智也掉了.

 

\

 

"噹噹噹噹~噹噹噹噹" 在外人耳裡聽起來愉悅的放學鐘聲,在某些人的耳裡卻是地獄般的開始,例如閔玧其.

他拎著包包打算今晚睡在隔壁的公園.

他甚至到福利社買好了棉被,正準備要翻牆逃走時,好死不死又遇見那個不正常的.

更慘的是那個不正常的帶了更多的不正常. 該死,他要不要這麼衰啊.

「唉一古,你要翻牆逃跑嗎?帶上我們吧!!嘻嘻嘻嘻」

一群聽起來邪惡的怪腔怪調笑著.閔玧其只好乖乖認了以免到時候出了甚麼麻煩.

他只好無奈的悶哼一聲,搖著頭告訴自己這群人沒救了.便乖乖地往宿舍方向走去.

 

進到房間後,他看到只有三張床還以為自己走錯了,但是在看看宿舍的房門號碼後他頓時領悟到了些甚麼.

六個大男人,兩個人一床.

沒想到宿舍兩個人一床,他平常明明沒做甚麼壞事的阿... 為甚麼老天爺要這樣捉弄他.

「挖塞,兩個人一床欸!!好新鮮窩」,「欸欸欸柾國我要跟你睡」,「靠那我睡哪啦」各種嘈雜的聲音不斷的進出閔玧其的耳裡

「欸對了,我叫朴智旻,我都忘了跟你自我介紹了」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,讓他從悲怨再次回到了現實.

「我叫田柾國!」,「我是很帥的金碩珍」,「我是金南俊,我智商有140」,「我是金泰亨很高興認識你」

在那個不正常的過來介紹自己後,更多不正常的就蹦蹦跳跳的跑來他的身旁跟著自我介紹.

「我叫閔玧其」雖然他憤世忌俗,但是基本的禮儀他還是會做.

「這張床,我的」他指了指他身下的床,因為最靠窗他方便抽菸所以挑了那張床.

「咦?你要跟我睡嗎?好啊!」那個叫朴智旻的不正常說.

管他的. 反正不管跟誰睡他都無所謂了,於是他默默地點著頭便把自己的行李放到床上.

 

上帝關了你一扇窗,會幫你開一扇門.

也許,這就是所謂命運的安排吧.

 

\

 

閔玧其醒了,他又夢到高中的時候了.

唉,又夢見了. 他嘆了口長氣.

剛好進工作室的鄭號錫看到他鬱悶著臉嘆氣,就知道他一定又做夢了.

「怎麼?又做夢啦?過來吧」他伸出手將閔玧其置入懷中,順著他的頭髮摸頭. 像個媽媽似的.

對,像個媽媽似的,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照顧著閔玧其. 至少他只要閔玧其在他身邊就好.

 

即使他心裡沒有他.

 

雖然是伴侶但他自己也知道閔玧其只是依賴他成習慣.

 

「號錫,有你真好」語畢. 便在他的唇上留下了他的氣息.

而鄭號錫也回應了他的吻,便習慣的撬開了牙齒鑽進了他的口中.

從舌尖慢慢延伸到舌頭後部,舌頭一下鑽一下繞,鼻尖也從右側滑到左側,讓鄭號錫的頭腦有點吸不到空氣.

好甜. 閔玧其的吻跟往常一樣很甜. 不過今天多了點哀傷.

吻了數分鐘後兩人分開了彼此的唇,牽了條結束的銀絲.

 

如果能一直這樣平淡的過下去那該有多好啊. 鄭號錫心想.

 

\

待續.

 

 

恭喜本站開站一個月然後突破600人氣啊((灑花

 

然後這個系列大概會有好幾篇左右吧˙ˇ˙

 

不過結局我不能夠保證會是happy end xD

 

然後我很懷疑我把楔子打這麼長那正文會不會累死我 OHO

 

總之謝謝這一個月很多寶貝ㄉ支持(你別#

 

虎牙在此一鞠躬(鞠躬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大邱的虎牙好媳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